A子
腐爛的儲備糧
不時出現瑪麗蘇黑洞

来啊,互相伤害啊(棒读)

嗷嗷大叫吃切利太太的小饼干

1089階の森公園:

キミの記憶


*闪二美版结局感想(。没看过的戳这:http://weibo.com/1734952787/E9dxt27Nl?from=page_1005051734952787_profile&wvr=6&mod=weibotime&type=comment

*写不动了瞎写。题目是为了奶P5(。


库洛想,如果这是报应,也来得太厉害了。

胸口剧痛,呼吸困难,脑袋却轻飘飘的。大脑因濒死开始浮现不妙的体验,跟传统走马灯八竿子打不着边。他看到仇恨的人还年轻,浓眉大眼颇为眼熟,一脸悲苦不舍地跟自己深情对视。重点来了:他似乎还不小,被仇人抱在怀里,温暖甚至减轻了血液流失带来的寒冷。

就没见过这么离谱的死前小电影,我谁我哪我怎?但他又分明听到年轻的奥滋本叫:里恩。第一直觉竟不是吓到了,而是宰相的脸都变得不那么面目可憎,其次才终于反应过来骑神Link实在是多功能,他在看里恩的回忆——问题来了,逻辑不出意外,结果还不如刚才那个——让他小时候被仇人揣怀里也不会少块肉(不过现在的确少块肉),怎么偏偏会是里恩。还好我快死了,不然是要上演哪门子帝国中央电视台黄金档豪门恩怨。库洛举不动手,只能灵魂在捶胸顿足,怎么想都是报应不爽,看来作恶还是不能太任性。

但又能怎么办呢?也不能怎么办,以后所有的东西都是里恩帮他背负了,想到这一点,库洛无力摸摸心口,都不知道是暗爽还是心疼。

搞清了这些事,之后的观赏就心安理得了。瞪大眼睛的小艾丽泽,凶恶的大棕熊,甚至风度翩翩的云.卡法伊,竟然还偶遇年幼的亚丽莎,端了个雪兔子哄人开心。哎,看看,看看,这才是王道展开,童话般的相遇,而且最后小公主长大了又遇到了小王子……只是,等等,为什么又变成了亚丽莎小时候。

库洛分不清这是他知道的亚丽莎过去,还是她本人的经历,直到他看到了不属于他的时光,才确信这真是亚丽莎自己小时候。再往后时间轴又一齐乱了,他以为只会和里恩因Link而有记忆交互,却又蹦出来一串七组人的童年回忆——准启动者们与里恩羁绊之深,连他也不放过。这一切显得很没头没脑,关他什么事了,但又不好意思吃了还说不好吃——尤其是小丫头艾玛,抱着对她来说过于沉甸甸的猫时必须托着屁股,这个手感让人太留恋了,想干脆这么死了也不亏;托这个的福,能看见薇塔少女的模样,还是让人有些高兴的。

至于后面又转回了玖莱大宅时他已经不稀奇了,他很快明白了,他不应该在他人的背景中出现,这是里恩对他童年的想象。细节和场景全错,爷爷也并不是这么宽容温和的角色——任性的玖莱人嘛,在他家的常态是小孩和老人扭打成一团;当然他离开玖莱时里恩想得太苦,之后的经历里恩又想得太平和,倒不怪他,只能怪库洛生平太波折,连生前回顾都不太平,玖莱沙滩上被冲上十次岸的咸鱼都没他这么累。可他不能拒绝这些关联的入侵,从小时候到长大,从遇见里恩开始,到与库洛有交集,一连串强行观光在提醒他一个尴尬的事实:每个人都留下了一段回忆,每段回忆里都有他的位置。

那些回忆浸润着空虚的心跳,最后流成了樱桃的下午茶,教室的阳光,镜头里的四个人挤成一团,少年人的声音回响说:“库洛头低下来点好吗?拍不到托瓦会长了,Arcus镜头有点小……啊,这样就好……嗯……那我按了……三,二,一……好了。那个……库洛,你们等会要和七组一起照一张吗?”

放下了Arcus,库洛终于看清自己笑成个什么鬼样子,同时里恩心中传来的喜悦,像是有猫在挠,肉球按上来,爪尖伸出来,抓得人心神难耐,又甜得异常。

库洛闭上眼睛,疼痛越发清晰,力气渐渐消失,他却觉得有趣:这报应还是来得太体贴了;若真报应不果,你们说,库洛此人为时不多的人生,为何不再做点更过分的事?



かみの…

*闪三凛凛发型印象


“里恩,你头发长了。”库洛伸手去勾里恩脖子背上的碎发,吓得他浑身一激灵,但没甩开库洛的手。宽大的手掌在黑发上抄了几下,掀起一层小小的黑色波浪。

“真的长了。”

“嗯……?好像有一点挡眼睛,”里恩抬眼睛看,发尖落到睫毛上痒痒的,“是该剪了”

“要不要我帮你剪?”

“……咦?库洛还会剪头发?你头发都是自己剪的?”

“偶尔,哈哈,形势所迫。”库洛摸摸自己柔软的发尾,想起几年前头发上经常沾到很多血,几天都没空洗,最后结得一团糟,干脆剪短了事。但G每次都唠叨他不注意形象怎么在贵族面前争气势,只好学习了自修边幅的体面剪法。等长到了不再会满身染血的年纪,早已容不得别人接近他的颈项半分。

“不过你头发好浓密,我会剪得很难看,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吧。”

里恩缓缓嗯了一声表示理解,库洛像个老烟鬼一样哼哧哼哧笑了:“扫你兴了?”

“也没有……”里恩脸埋到手臂里,耳根有点红 。

库洛又去理里恩后面的碎头发,怀疑这位少年学武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。最脆弱的部分随便人摸,还允许倒捋头毛,还越摸越顺从,简直是一只活的大型幼犬。

“但你要是不愿意去店里,帮你修修后面的碎头发还是可以的。”


“那后面要剪多少呢,先生?”理发师谨慎地问,职业直觉让他肯定这位客人不爱让人多碰。

长长的发尾扫过脖子,轻易唤醒了手指抚过脖子的触感,淅淅沥沥的,实在是太疼了。

“都剪掉吧。”年轻的帝国军官跟理发师说道。



盲目レンズ

*闪三……我他么法社你弄死我吧。

*这是吹吹的博客名。她已经爬得差不多了我ry。


魔女房间摆着一个巨大的水晶球。库洛看着那个漂亮玩意儿,豪华的底座,璀璨的光芒,有时候心里发毛:它由罕见的巨大结晶打磨而成,要说魔力,肯定也是有的,但薇塔本身的力量要比它强得多,根本不需要这么个华而不实的东西。薇塔说你傻吧,我是魔女啊,当然要有水晶球。库洛嘀咕道:那是巫婆吧。然后又转念一想:或许是在忌妒妹妹有黑猫。

这次他从托利斯塔回来看到摆在大桌上的水晶球,醍醐灌顶道:我不在的时候,你该不是把这个当巨大投影仪用吧。薇塔振振有词地说:幻视术都是平面的,我放个立体的用来看看怎么啦。库洛竟一时想不出反驳,说:好好好,偷窥癖魔女,爱看看。薇塔说我又不是只看你,库洛心里一咯噔,除了他和艾玛以外的人,薇塔又观察了谁,用脚趾头想就明白了。

“被你发现了。”魔女袖子一扫水晶球,映出窗户里的黑发男生正脱下外套盖在睡着的娇小女孩身上。

薇塔故作吃惊地说:”你这是!被双重……那什么了啊!”

库洛要笑得上天,秒答道:“那我帮班长搬搬少女的书籍,岂不是你也被双重那什么了?”

魔女对着水晶球里的面孔端详半天,库洛刚要说难道你其实喜欢小男生,怪不得你一见十五岁的我就高兴,但被食指牢牢按住了嘴。

“看你酸的,”薇塔讲,“里恩同学和平时差好多,怎么看着这么成熟……啊,原来如此,今天没有通过你的眼睛看,是古诺亚诺斯在树上看的。”

“……薇塔,你虽然漂亮,可是变态。”

薇塔一抛媚眼:“放心吧,我只通过你的眼睛看,不会看多余的东西的。”——才有鬼,库洛心里叫道。“倒是你,别扯开话题,为什么你看起来的里恩,像小了三岁似的。”

库洛说:“可他就是这么个年纪啊,再说了,娃娃脸多少女孩子喜欢。”

薇塔也有点憋不住笑了:“还好意思说我变态。”魔女转转水晶球,指着托瓦说:“她就没什么变化。”

库洛大惊:“里恩性格是苦大仇深了点,但你不能否认他凛冽又可爱啊。”

“看你的用词,”薇塔啧啧摇头,“不看古利亚诺斯,我都不知道。”

“怪我啊。”库洛肩一溜。

“怪你咯。”薇塔往他身上一趴,娇俏地笑出了声。


一年多后再回到魔女的地盘,早已不是公爵赞助的豪华别墅。不大的房间摆了很多藤蔓缠绕的书架、草药和晶石,颇似魔女住所。库洛往沙发一坐,指着水晶球说:他头发是不是剪过了?

“剪过了吧,打扮也很可疑。虽然八叶一刀流祖传长风衣,不过那个黑手套,学你的吧?倒是挺好看,毛头小子十八变呢,越长越英俊了。”

“变了吗?我看着区别不大,就是怎么老眯着眼睛,公文看太多近视了吗,这孩子,19岁就板着脸会嫁不出去啊,哪像我19岁的时候人见人爱……哎,要不要叫你妹妹劝劝他?顺便叫他别学大人穿衣服。”

“别闹,她正把我掘地三尺呢。”

“哦。”库洛换了个姿势把腿搁在茶几上,“我还是觉得他没长大。”

“他都快高过你了。”

“胡说,他穿了内增高,我,一个马丁靴拥护者,从来只穿跟在外的。”

“不要不承认被追上了。”

“不是这个问题。他这样,就不怎么可爱了。”

“可爱给谁看啊?你可不要忘了,他为何……”

这个话题很久以前和薇塔争论过,当时他理由十足,现在却心虚了。毫无疑问,他假想中的里恩总有天会长大,但这个形式来得太简单,粗暴地扯下少年的表皮,揉皱了扔进时光的裂缝里,只留下一个核心与空壳都模糊的里恩。但库洛在这点上很固执,就算里恩穿着成熟的军衣,头发剪得整齐,还长高了,变结实了,在自己眼中他仍残存着少年的碎片,会在微笑的时候闪闪发光。

可他还会真心微笑吗?

“既然这不是我看错,也不是你看错,你说到底是谁错了?”

“我看是因为爱让人眼瞎。”薇塔起身端着泡好的茶坐到沙发对面,对着空无一人的沙发推出了红茶杯。


评论
热度(55)
  1. CodexArgenteu1089階の森公園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嗷嗷大叫吃切利太太的小饼干
 

© CodexArgenteu | Powered by LOFTER